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六章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无意间扭头苏琳看见了挂在墙上的画,画中是一位小姑娘,总觉得很眼熟。

    “夫人也觉得眼熟吧,我觉得这画中人就是夫人小时候。”小厮站在刘晨身后,偷偷望了望苏琳。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刘晨也看了看苏琳:“倒也真是挺像的,我其实画的是小时候的她。”

    苏琳没有接话,书房笼罩着一股淡淡的忧愁,小时候的她?也许都不会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站在房门外的苏琅眼底一片阴冷,不行,自己一定不能让他们发现。

    原本苏琅只是害怕秘密暴露,可是随着刘晨对苏琳增加的关心,心里便开始蔓延着邪恶的藤蔓。

    望着对方远去的背景,苏琳脸上扬起一抹别有深意的笑意:这次就看你怎么逃过去了,姐姐小心了哦。

    “晨郎,你在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刘晨将手里的碗筷放了下来,已经三天了,苏琳不知道遇到了什么问题,一直都没有回家。

    是的,苏琳那边遇到了很大的问题,一笔账款不知去向。但是这不是最重要的问题,最关键的是最近有一件官盐走私案,而这笔钱似乎和这个案件有着莫名的联系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办啊,大小姐?”一旦和这种事情沾上关系,就是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苏琳靠在一旁,手心的麻糖都已经化的揭不下来了:“先不要把这件事跟爹说,我想一下。”

    可是说起来容易,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能有什么办法呢?

    在面外碰了一天的壁,一回到家就看见了室内闪烁的烛火,嘴角不由得上扬。却在看见刘晨的时候脸色,猛然的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走私贩盐可是重罪,是要株连的,那爹爹和刘晨他们?随着思绪的发散,苏琳的脸色越发的苍白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说完之后,苏琳便躺了下来,侧身望着桌子上模糊的灯光。

    就算不说,刘晨也知道苏琳的心情不好,却不知如何安慰,伸手将她搂到了怀里。自从病后,两人对于这样的行为就不陌生。

    灯火摇曳,只能看清刘晨的大致轮廓,苏琳有种情绪却即将喷涌而出:“你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室内一片安静,只听见灯芯劈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不等刘晨回答,苏琳伸手堵住了他的唇,将自己的贴了上去:“对不起,我不想知道答案。”

    被压在身下的刘晨,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,却突然感觉到了苏琳嘴里微咸的滋味。心里如针扎一般,看不血,却痛得绵长。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