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百五十九章 交流无障碍,才能变友爱

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
    美人如花隔云端。

    苏语空白了一秒。

    脑子里无端的漏出这样一句诗,内心的语气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叹息调,浪的没头没尾,余味悠长。

    她记不起这句诗是从破烂堆里那页纸上看来的,只觉心肝颤了一下,受到了某种震慑。

    怔怔的只觉得符合语境,乱七八糟的想着,若做的是阅读理解,添上这句诗,大约可以多加两分。

    所谓美人如花隔云端,愚等凡俗之人,区区微末之身,自然只可远观,欲触之而不可得。

    有望一近芳泽的列外人士,自然也不是没有,不仅有,大至还可分出小三类来。

    一类老天赏饭,天分使然,品种特殊,生来就比人多生了双隐形翅膀,努力一把,便能扶摇直上九万里,与太阳并肩。

    另外两类不说也罢,连凤毛麟角都叫不上,实实在在的特殊情况,简单说:其它花,以及种花的仙人。

    苏语姑娘显然算不进这三类,她是朵烂泥里生出的奇葩。

    尽管那并不是言语可以形容的美,但以她的狭隘到憋屈的阅读量,能叨出这句野路子的诗来,已经是神来之笔了。

    空荡荡的客厅里过分安静,又像是溢满了什么东西,在有限的空间里压缩,让整个氛围都凝固起来。

    苏语这么一个瘦瘦小小麻杆似的小姑娘,就不声不响的站在那里神游,冷风淌进来,也烧糊涂了似的察觉不到冷。

    大约也不是烧的,是给目之所及的美,猝不及防的麻了心。

    那仿佛是一幅人间不可得的画,每一笔都巧夺天工,像清秋幽澜的湖面,像初冬纯冽的积雪。

    深入灵魂的纯美宜人。

    叫人只想做那第一个踏雪人。

    两个小女孩就这么隔着阶梯,一上一下,不远不近的对视……严格来讲,还称不上对视——她们眼神相碰的灵魂交流。

    这俩人只是摆着眼对眼的姿势,各出各的神,各发各的呆,睁着两双眼睛,一块儿默默的出神罢了。

    两个极端环境里长出来的姑娘,拥有不同的故事,生成不同的人格,形成不同色彩的灵魂,却在这个情境下,离奇的同了步调。

    同调的不仅仅是发呆……

    红灯区是养不出什么淤泥不染的遗世莲花的,那不符合社会科学主观规律。

    苏语这一朵奇葩,即便还处于含苞思眠的菁菁年岁,也根骨挺立,自带异香——

    小姑娘蕊黑着呢,毕竟耳濡目染,任谁自小近距离观览妖精打架,直观、真实、无码的,见惯十八般武艺,三千六百种姿势,也能炼出阅尽千山的沧桑老司机心态。

    染的彻彻底底。

    万幸没来的及沾上积沉在地沟里腥臭的腐气,现在这正塑三观年纪被苏家从泥潭里提溜了出来,根茎还是鲜嫩的,发着生机勃勃气息。

    有人这些个履历。

    直面任何视觉冲击,苏语大概都能保持无与伦比的淡定。

    ——害羞是不可能害羞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害羞,自形惭秽这种也是不可能存在的。

    皮鞋踩在地上,发出清脆的声响,很轻的一声又一声,像花瓣落在水面,点出涟漪。

    苏语回过神来,便看着对方一步步的从阶梯上踏下来,洁白精致的圆头鞋尖上,揽着一汪的穹顶汇下的光,亮得她眯了眯眼。

   &nbs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